欢迎来到短句网,最全的爱情伤感短句,经典短句,及各类搞笑、个性唯美短句.欢迎收藏本站!
励志 | 爱情
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短文学 > 生活随笔 > 文章内容

一个农村孩子的真实写照

作者: admin610456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20-01-16 阅读:
  晚上我坐班,观察起了一个学生。这应该说是我的爱好,我喜欢看着那些比我年轻多的生命,那仿佛是一次次鲜活的回忆。个体的生命无法回头,但是却可以轻而易举地从他人身上回味自己曾经的岁月,我想任何人——只要比我们年轻,都会有我们以前的影子。
  
  那个学生的外号叫太监,这是一个极不友好的外号,但是在他们嘴里却叫的那么自然,他似乎也接受了,因为我平时听到别人如此唤他的时候,他很自然的反应,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愤慨。我想起我高中的时候,有一个同学叫我伟哥,我当时就用凳子砸过去,从此彼此视为冤家,其实他并没有恶意,事实上,在我上大学以后,我的外号还是叫伟哥,就因为我的名字里带着一个伟大的伟字。
  
  他的头发很乱,却又紧紧地结合在一起,一撮一撮的,上面有着明显的白色斑点,在灯光的照耀下格外显眼,格外油亮,我猜想他一定很久没有洗头了。早上我还看到校长把学生都集中起来了,要求他们正确的摆放自己的棉絮和洗刷的物件,但显然并没有管到他们的头上。我想起我小学的最后一年,因为山上的学校被撤消了,我只能到镇里的小学读书,父母为我租了一个房间,跟同村的一个伙伴一起住,说是房间,其实就是人家废弃的仓库,里面都是老鼠,我清晰地记得晚上老鼠从我的脸上的爬过,我却不敢发出半点声响。有一回父亲顺路来看我,见我我头发凌乱,脸色黝黑,质问我是来读书的还是来讨饭的。其实我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洗头洗脸了。
  
  他的衣服非常陈旧,深褐色的,有点暗。显然穿在他身上有点偏大,这让他的头看起来更小,也让他的头发更乱。其实我小时候都穿着哥哥穿下来的衣服,每一年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妈妈能为我买一件新衣服,做一条新裤子。我记得非常清楚,有一年别人送了母亲几条裤子,穿在我身上倒也合身,只是裤裆处有一处明显的缝补,有一回我们几个同学出去拍照片,我本想做几个潇洒的动作,但怕这样做会露馅,于是动作扭捏拘谨,很是让女生嘲笑了一回。我奇怪那时候我的内裤为什么这么容易坏,或许是穿的年月太久,也或许是本身质量就不好,那宽紧带很快就只剩下“宽”的功能了,有一次跑步,我硬是被自己滑落的内裤给搅拌倒了,而且还哑巴吃黄连——有苦无处说。
  
  他的鞋子很普通,是那种假冒运动鞋,黑色,两条蓝色的边修饰着,他显然并不介意这双鞋,因为他一直把两条腿放在外面,交在一起,伸的直直的,脚尖还摇摆着,很休闲的样子。我那时候母亲就让我穿解放鞋,这让我很没面子,虽然我崇拜解放军,却讨厌那鞋,感觉那是父亲他们穿的。但是我惧怕母亲,所以还是穿着它去上学,为此我很少走动,整天都坐在位置上,怕别人注意到我穿了解放鞋,尤其是被女生看到,我怕他们取笑。后来我终于解放了,再也没碰过那棕绿色的家伙。
  
  我还没有告诉大家他在忙着什么呢,并没有像其他学生那样忙着抄作业,而是在下棋,别误会,那棋并不是真枪实弹的,棋盘是画在纸上的,而棋子却是用几张纸片代替,更绝的是他并没有对手,敌我双方都由他一人扮演,左手对着右手的战役,我第一次见到了。他的动作很娴熟,我看见很多棋子被左手拿下,也被右手吃掉,那似乎是一场艰难的战役,他却游刃有余,犹然一位将军,运筹帷幄。我以前并没有那样的聪慧,只是一个劲的想着出去玩,甚至还爬出围墙去偷人家的庄稼,然后整夜坐在溪滩上,烧一堆篝火,烤着吃。我就这样游手好闲地度过我的初中生涯,却在最后一个学期奋发图强,直到现在我都无法理解是什么给我那么大的力量,让我下力气补回所有的课程,并考上了唯一一所重点高中,并且是班级里唯一一人。由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,如今我的头不脏了,脸白了,衣服新了,鞋好了,连内裤也再没有因为跑步而滑落过。我的父母都因为我而骄傲。
  
  这时候,他注意到我了,他迅速拿起一本书盖在自己的棋局上,非常慎重的样子,显然他不想打乱棋局。我的感情很复杂,不知道是该劝他好好读书,还是允许他这样一直玩下去,虽然我是老师,却固执地以为能否读书是一种天生的缘分,强求不得。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棋局,如何运筹,全是自己的造化。我希望他会是一个生活里的将军,而不真的是一个无能的“太监”。
上一篇:我家女儿初长成 下一篇:读书随笔依然喜欢听故事

相关阅读

文章列表

最新消息

欢迎收藏
我们的努力,只为得到你最好的认可,请认准我们的网址。
友情提示: 喜欢我们网站的人,请收藏我们网址,以便下次更快捷进入,了解更多精彩的文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