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短句网,最全的爱情伤感短句,经典短句,及各类搞笑、个性唯美短句.欢迎收藏本站!
励志 | 爱情
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短文学 > 生活随笔 > 文章内容

善意的小鱼小虾

作者: admin610456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19-01-26 阅读:
  为了讨一笔欠债,近日,我又回了一次老家。
 
  几年前,一个穷亲戚借走我两千块钱,一直拖着不还,我讨过几次,他都是无奈的样子。即使真没钱,也得想办法还啊,当初好借好还的承诺都忘了吗?
 
  况且,虽是亲戚,平素并无往来,只是需要钱了,才到我这儿说了一堆好话,该还钱了,又百般推诿,难道想赖掉不成?
 
  结果,又是失望而归。他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,用令人可怜的目光看着我。我差点发火,真想痛痛快快地告诉他,那钱,我不要了!钱没了,倒也赚个爽快。
 
  回到母亲家,母亲已做好饭菜等我。她听了我近乎愤怒的讲述,并没宽慰我,也没责怪亲戚,而是一如既往地给我讲老家发生的事。说到舅舅,母亲没了以前的埋怨,舅舅是个懒人,日子过得也很穷。母亲说,舅舅也找到事做了,也能挣钱养家了。
 
  舅舅也挣钱了,他除了种地,能有什么本事?
 
  母亲说,在镇上的高家捡垃圾,一天能挣二十块呢。
 
  捡垃圾?高家有什么垃圾?母亲说,高家的浴池不是要烧锅炉吗,他就买了很多垃圾来烧,比如烂纸布、碎木屑什么的,但垃圾里面有很多东西不能烧,得挑拣出来。于是他就贴了告示,谁都可以去拣,按拣得多少付工钱。
 
  镇上就有很多人去捡垃圾了,运垃圾的车一倒,他们就蜂拥而上,完了,就去老高那里领工钱。
 
  这个老高,真是发达了。他是小镇第一个做生意的人,很早就富了,现在不仅开了浴池,还开着一家烟酒副食批发部、一家超市,方圆几十里的小商小贩都去他那儿进货。据说,他家的家产至少有百万之多。
 
  这还不算新鲜呢,母亲说,更新鲜的是,他还承包了一百多亩地种。
 
  他家会种地?这个老高,在生产队的年代就不安分,经常偷偷做小买卖,还以投机倒把的罪名被批斗过呢。如今允许经商了,他如鱼得水,他天生就是个做生意的料,可是他为什么还要承包土地去种呢?一百多亩,还不累死?
 
  母亲说,咱们镇上都是农民,自古以来就以务农为生,虽说现在经济搞活了,有做小买卖的,也有外出打工的,可还是有一些人,除了会种地,别的啥也不会。而且每家也就那几亩口粮田,料理完了就没事干了,况且靠种地卖粮食也赚不了啥钱,所以日子过得很艰难。多亏了老高,他承包了很多闲地,雇这些人去给他料理,从春到秋,要锄草、浇水、施肥、收割,这些人都在行,而且还能从高家领到工钱。母亲说,舅舅除了拣垃圾,也去高家种地。
 
  看来,老高不仅成了资本家,还当上了地主。
 
  不,母亲摇摇头说,可不能这么想。你知道,即使承包了这么多地,出去种子化肥还有承包费,又要支付工钱,高家是不赚钱的。还有那个浴池,表面看,他进那些垃圾来烧,像是为了省钱,可付了工钱给拣垃圾的人,和直接买煤烧没啥区别。
 
  那他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呢?
 
  母亲说,这就是老高会做人,自己富了,捎带想着帮比他穷的人,而且是让这些穷人觉得是靠自己的力气挣他的钱,没有受施舍的感觉。人家是有善意的啊。咱们这个小镇,民风淳朴,这类事其实早就有呢。过去有个生产队长,他那个队的粮食总是收的不太干净,收获完了,人们还能从地里捡到一些散落的谷穗,或者埋在土里被镐刨伤的红薯。那时,我就常去他们队里的田里捡呢。还有,他在队里看护花生,花生不是口粮,不能分到户里,许多小孩子都馋啊。但他却总对围护花生囤的篱笆上的那道豁口视而不见,嘴馋的孩子刚好能爬进爬出,装满衣袋跑回家。母亲说,当年,我就是那些馋嘴孩子里的一个。
 
  父亲也是这样的人。有一年,父亲和人搭伙借了柴油机,买了很多柴油,日夜不停地抽村外那个好像都从未干过的大水坑。水抽干了,捞到了很多鱼。
 
  我打断母亲问,是不是父亲把那些鱼都分给了乡亲们吃?
 
  母亲笑了,你想啊,你父亲也是为了赚钱养家,都分给别人,不就赔钱了么?只是,你父亲和他的同伴说,把大鱼捞上来就行了,够了油钱,卖了还能赚一笔钱,就不要把所有的渔都捞干净了。记得那天,你父亲他们一走,村里很多人就跳进了只能没脚深的水中,兴奋地捞那些剩下的小鱼小虾,偶尔,还有漏网的大鱼。那些天,几乎家家都美美地吃上了鱼呢!
 
  说到这,母亲把话题引到我这,你看你在城里,有那么好的房子住,还有私家车开,更有固定的好工作给你源源不断的收入,可咱们那个穷亲戚呢,他家只有一台旧的黑白电视,一到夏天房子就漏雨,他身体不好,还要借钱抓药。他能沾上你什么光呢?
 
  听到这里,我仿佛明白了母亲的用意。
 
  吃完饭,我说再去那个亲戚家,我要告诉他,他借的那些钱,我不想要了。
 
  母亲拦住我,也不必那样做,那样会伤了他的自尊。记住,有些善意,别让人晓得,却又能让人受惠,这样的善意才温暖。
 
 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我去亲戚家,是想再给他几百块钱,希望他的病早点好起来,另外,我得拿走那一筐红薯干和半袋玉米糁,让他的心为此安宁一些吧。至于那两千块钱,就把它当成当年父亲故意留下的那些小鱼小虾吧。
上一篇:一路小跑赶回家 下一篇:生活是一种责任

相关阅读

文章列表

最新消息

欢迎收藏
我们的努力,只为得到你最好的认可,请认准我们的网址。
友情提示: 喜欢我们网站的人,请收藏我们网址,以便下次更快捷进入,了解更多精彩的文化。